中建八局一公司通过“两化融合管理体系”评定,成为建筑行业先行者! 雷沃重工:农机绘就“一带一路”草原新画卷 关于做好2020年两化融合管理体系贯标试点申报工作的通知 2020第十七届中国制造业数字化转型解决方案高峰论坛 中国制造业数字化转型的征程 山东省人民政府新闻发布会:介绍坚持‘腾笼换鸟 凤凰涅槃’、山东新旧动能转换成效初显有关情况 工业和信息化部办公厅关于开展2020年度中小企业发展环境第三方评估工作的通知 工业和信息化部办公厅关于开展2020年网络安全技术应用试点示范工作的通知 国务院关于印发新时期促进集成电路产业和软件产业高质量发展若干政策的通知 山东2020年电信普遍服务自然村4G网络建设工作动员部署电视电话会议召开 第四批山东省首版次高端软件产品名单公示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动态

朱铎先 | 数字化转型:穷则思变,困在思通

发布时间:2020-06-28 09:10:46 来源: 数字工业知识中心 作者:news1

导读

根据IDC公司调查,2018年全球1000强企业之中有67%的企业、中国1000强企业中有50%的企业,将数字化转型作为战略核心;2019年全球数字化转型支出已高达1.25万亿美元,预计2020年全球数字化转型相关的产值将增加到18万亿美元。数字化转型已经成为很多企业的核心战略,企业投入大量的资金,得到巨大的收益。数字化转型已经成为全球制造业发展的趋势。


认清本轮数字化转型的根源


很多人想当然地认为制造企业转型升级的最大动力是人工智能、机器人等新技术。虽然这些新技术具有重要的推动作用,但我认为,这不是最重要的动力。

人工智能已经有63年的发展历史了,历经三起两落,近些年并没有革命性的变化。据工信部原副部长杨学山教授在相关论坛上讲,麻省理工对16625篇人工智能的论文进行了分析总结,得出结论是:近26年来人工智能领域并没有出现新技术。他认为,人工智能到今天为止还没有理论基础,没有形成类似经典物理学的“牛顿定律”式的理论,人工智能的理论仍处于“前牛顿时期”。

工业机器人也并不是新鲜事物,61年前的1959年,美国人乔治·德沃尔和约瑟·英格柏格发明了世界上第一台工业机器人。号称“机器人王国”的日本,在工业机器人的生产、出口和使用方面都居世界第一,同时,日本也是老龄化最严重的国家,对“机器换人”的需求更为迫切,如果机器换人就是智能制造的话,日本早就是智能制造最领先的国家了。这样的错误认识会误导制造企业想方设法找场景、投入大量资金进行最新技术的应用,反倒是透支了企业财力与热情,影响了企业正常发展。

机器换人或者使用什么工业软件等具体事务,这是“器”的层面,“器”是外在的、具体的、工具化的;我们还应该从方法上看怎么落地,探讨采取什么举措才是最适合自己企业的,这就是“术”层面了;最好还要进一步看清智能制造的本质、原理和发展路径,这就是“道”了。作为企业的高管,还需要看到制造业发展趋势,要学会预测趋势、把握趋势、利用趋势,所以看清楚本轮智能制造浪潮背后的根源及制造业发展趋势是非常重要的。

因此,认清本轮数字化转型的根源很重要,有助于我们认识到形势的严峻性,这样我们才能想法设法找问题,找差距,用最少的投入,采取积极务实的态度,解决面大效果明显的问题,以较少投入获得最大的收益,企业才能从困境中率先走出来,并取得更好的发展。


数字化转型的背景:压力驱动


近几年智能制造在全球很热,包括美国、德国、英国、法国、日本、中国等这些主要工业国家,都不约而同地推出了一系列国家战略,虽然时间点不同、侧重点不同,但其本质都可以用智能制造或数字化转型来概括。但是,这次浪潮为什么来得那么猛,范围为什么那么广,根源又是什么?这里面是不是蕴含着一种潜在的发展趋势或者解决思路?很多人在谈智能制造的时候,大谈特谈机器人、AI等高大上的技术,但如上所述,1959年就研制出了第一台工业机器人,人工智能三起两落到现在也有60多年的历史了,这些技术并不是最近才出现,最近几年也没有出现对制造业有什么颠覆性的技术,这是事实。

那么,这些国家进行这些战略部署的动力或者原因来自哪里?我认为这不是来自新技术的拉动,而是来自自身压力的驱动。我们常说“穷则思变,困在思通”,本轮智能制造的根源是来源于困境与压力,如果这个问题不搞清楚,就可能会误导制造企业智能制造的推进。在这里,我总结出了“四难”,大家注意,这都是趋势性的。


1. 难以增长的经济总量

现在全球经济都面临下行压力,不只是中国。如下图所示,这些年来发达国家平均下降到了0.4%,发展中国家降到了1.8%,有些国家甚至是负的增长。零是什么?零是绝望,零就意味着新开一家饭馆就要关一家饭馆。美国在2018年经济增速为2.9%,为2015年以来最高,所以尽管特朗普闹得欢,我们感觉很讨厌,但他在国内支持率很高。日本安倍成为了“二战”以后任期最长的首相,是因为他在经济方面有一套,日本2018年GDP增长了0.7%,他的一些举措被称为安倍经济学。尽管这些数字在中国的增长率面前微不足道,但已经是很大的成就了。所以,我们应该深刻地体会到,经济下行不只是中国所面临的严峻问题,也是这些主要工业国家都面临的问题,这种经济下行压力是“新常态”,是在较长时间内很常见的形势,近期很难看到大幅度改善的迹象。

图1 1960-2011年世界发展指标 

(来源:世界银行)


2. 难以消化的全球产能

下图中可以看到,全球的产能增长都是直线上升的,现在建个车间、建个工厂很容易,速度很快,但是真正释放的产能与理论产能是有间隙的,最大间隙发生在经济危机爆发的2009年,大家注意,这个10%-20%的间隙一直持续存在,远比以前更为严重。您的企业到底是落在实线以内还是以外,这事关企业的发展甚至是生存,因为在实线以外就意味着您的企业要破产或者被并购。

图2 制造业实际生产与产能的对比图 

(来源:Datastream,Natixis)


3. 难以逆转的老龄化

在下图中,全球的主要工业国家,人口增长都在下降,老龄化严重。老龄化国家最严重的日本,目前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比例高达28.4%,已经进入超高龄社会;第二严重的国家是德国,这个数字是21.4%。中国2015年出现适龄劳动者拐点,所以这几年招工难,人力成本快速上涨。从较长时间的趋势来看,这些国家人口下降与适龄劳动者短缺的状况很难改变。

图3 主要工业国家人口增长率 

(来源:美国Census Bureau)


4. 难觅世外的全球化竞争

今天全球化越来越明显,全球化竞争越来越激烈。以前,我们的产品可能只是在当地卖,比如华东或者中国,但现在是面临着全球化竞争。隐形冠军之父德国西蒙教授在《隐性冠军》描述到,74%的德国隐性冠军从“从一开始”就是参与全球化竞争。

图4 主要工业国家出口在全球中的比重

(来源:联合国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我们再看全球主要工业国家出口占比这个图。可以看到别的国家都在下降,只有中国直线上升,中国如此大体量的经济体外加如此快的发展速度,换位思考,其他国家的压力有多大?所以,我们看到在中美贸易严重摩擦的时候,没有一个发达国家站出来支持中国,从这张图上就能理解原因了,也没有什么发展中国家说句公道话,特别是东南亚国家,因为他们都在盼着产能向他们国家转移。

以上我说的“四难”,不是一个国家,更不是一个企业所能轻易改变的,这是长期的、趋势性的发展。所以,在这种增长乏力、产能过剩、老龄化严重、全球化竞争激烈“四难”情况下,人们希望用自动化解决劳动力短缺,也就是体力的问题,用数字化解决人脑力的问题,用网络化解决协同高效的问题,用智能化提升整体生产与服务。



现实的紧迫性:中国制造的现状


1. 与发达国家比,成本优势不再;与发展中国家比,成本逐渐成劣势。

根据牛津经济研究院统计,美国的人均成本这10多年来没什么变化,中国基本上增加了一倍多,现在中国的劳动力成本只比美国领先4个点,大家想想我们的人工每年涨4个点,够吗?

最近比较火的一个纪录片《美国工厂》,讲的是福耀玻璃在美国接受通用汽车的一个工厂的故事,也从侧面反映了在中国成本快速上升的情况下,高端制造业回归发达国家的趋势。

东南亚的这些发展中国家的成本是中国的1/2—1/3左右。所以现在很多劳动密集型的企业纷纷转到了东南亚。中国制造业面临着两头的挤压,高端回归低端转出。

2. 中国的生产效率不高。

我们的老板感觉日子很难过,成本越来越高,利润越来越薄,但是产出不理想。中国的人均产值,制造业是美国的19.3%,也就是说中国的人均产值是美国的不到1/5。根据MESA协会统计数据,OEE(机床的有效利用率)欧美平均71%,11%的企业能达到80%。根据兰光创新实施的四万台机床估算,基本上中国的机床利用率就是37%左右,北方的还低一些。

根据清华、北大的联合调研,今年受疫情影响,29.58%的企业营业收入将下降50%,58%的企业下降20%以上,67.1%的企业资金只能维持两个月,只有9.96%的能维持6个月。中国制造企业的日子有多难,不改革,不转型、不提质增效、不降本,将来的发展空间在哪里?


数字化转型:

既是发展问题,更是生存问题。


对数字化转型不能只从技术上看待,也不能只看到机械化、电气化、信息化、智能化等简单的技术特征,这么看就是过于的表面化、工具化、简单化。数字化转型最大的“坎”,不是纯技术问题,最大的转变是供需关系的转变。以前人的体力不够,用机械化;产能不够,用电气化和流水线;品类不多,用PLC、数控机床增加柔性,以前主要矛盾是解决生产不出来、成本高、效率低的问题,现在对企业最大的挑战是产能过剩、竞争激烈的问题。包括个性化定制,并不是高端技术推动的结果,这是因为产能过剩、竞争激烈带来的表现形式,企业不实现个性化就很难销售,大批量生产的日子很难再有了,这是制造业所面临的大势。

无论是工业4.0、智能制造还是数字化转型,企业上下必须充分地认识到,这是在新技术背景下突出重围的一种转型,既是发展问题,更是生存问题。数字化转型的路上,没有旁观者,只有掉队者。


上下同欲者胜。企业认知尽可能要统一,统一思想,齐心才能协力,才能抓住机遇实现企业更好的发展。

——  朱铎先


推荐